返回

我的治愈系游戲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
第660章 偶爾放松一下

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親愛的書友,您現在訪問的是轉碼頁面,請訪問源地址 www.wakadan.com/wapbook-101387-7435293/
點擊
    從未見過面,不知道對方的長相,不知道對方的名字,甚至連一點和對方有關的記憶都沒有,但韓非卻覺得那個人對自己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“遇見我,她就會死,但她還是在不斷的找我?”

    韓非看著餐盤上的肉,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情緒在涌動,他又將紙人的眼睛拿了出來:“你應該還記得她長什么樣子吧?能給我形容一下她嗎?”

    “很美,很危險,很特別……”毀容男人低下了頭:“我其實一直不敢看她的臉,只敢看她的手,那是我見過最好看的手,也是最會用刀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這些信息嗎?”韓非看著紙人眼眸中映照出的殘軀:“她和我應該是朋友,你有什么困難可以告訴我,或許我可以幫你。”

    餐桌另一邊旳李果兒和小賈根本沒想到韓非會這樣說,他們本來是上門調查,有求于人的,但韓非卻一下掌握了主動權,仿佛他才是這房間的真正主人一樣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毀容男人目光有意無意的瞟向臥室,他并不想要其他人插手自己的“婚姻”。

    “你有你的選擇,我當然理解。如果你以后遇到了什么問題,可以撥打這個電話。”韓非朝小賈招手,謝頂男青年小賈愣了半天才拿出手機,跟毀容男人交換了聯系方式。

    韓非身份敏感,李果兒正被警方通緝,小賈是團隊當中唯一的正常人,也只有他的手機可以正常使用。

    “別老讓我來聯系啊,如果手機里都是這樣的人,我晚上都不敢接電話了。”小賈輕聲嘀咕。

    “還有一件事情要麻煩你。”韓非將紙人的眼眸放在毀容男人身前:“紙人眼眸中的殘軀你有沒有在這棟樓內見過?”

    “紙人?”毀容男人眼神變得有些奇怪:“或許你可以去九樓看看,那里住著一個做白貨的扎紙匠,他家里以前有各種各樣的紙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韓非沒有再去問和嫁鬼有關的事情:“以后我們可以常聯系?我叫韓非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姓傅,曾經和妻子一起在城里開熟食店,后來店鋪失火,我被燒成了重傷。”毀容男人想起過去的慘劇,臉上的疤痕被牽動,開始輕輕抽搐。

    “你也姓傅?”韓非發覺自己身邊遇到的很多人都姓傅,這些人都會以某種形式和自己扯上關系:“殺死我的人會不會也姓傅?”

    房間里沒有找到其他線索,韓非三人從屋內走出,跟在最后面的小賈長長的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他家里真陰森,出來后感覺渾身暖和了許多,我們不要再繼續亂跑了,趁著外面人還不多,趕緊回家躲著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九樓一趟,摸清楚這棟樓后,晚上再來心里就會更踏實一些。”韓非拿著紙人的眼眸直接往樓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倆這通緝犯當的跟私家偵探一樣,我真是服了啊!”小賈見無法勸阻韓非,只好跟著他一起行動。

    越是往樓上走,韓非的身體就越感覺不舒服,他好像被什么東西盯著,但又找不到那目光隱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白天這棟樓就如此瘆人,到了晚上這里該有多恐怖?”李果兒本以為十一號樓是最可怕的,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錯的很離譜。

    “恐怖歸恐怖,但這地方確實帶給了我家一般的感覺,尤其是傅院長住的那個房間。”韓非壓低了聲音:“傅院長和傅廚師好像都在撒謊,九句真話里參雜著一句假話,甚至他們有可能說的全是真話,只是隱瞞了部分內容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出來的?”

    “直覺,我的家應該就在這棟樓內,本來這里對我來說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,但因為這些外來居民的原因,這棟樓變成了一個危險的陷阱。”韓非深吸一口氣,感受著內心深處隱隱浮現的恐懼:“我在這棟樓內死過不止一次,可我還是會回到這個地方。感覺我就像是那個一直找我的女人一樣,我們都在做同樣的事情,用一次次死亡換取某種改變。”

    “聽不懂你在說啥,但好像有些道理。”小賈已經放棄和韓非溝通,李果兒卻所有所思。

    三人很快來到九樓,1093房間的門正好打開著,防盜門前還擺著各種紙貨,住在這里的人似乎是在居民樓里賣死人用的物品。

    “死人的生意在活人住的小區里做?周圍的住戶居然沒有趕他走?我都不知道該說誰心比較大。”小賈覺得很離譜,如果自己居住的單元樓內有這樣一戶人家,那他可能會連夜搬走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里賣紙貨,自然是因為這里有人需要啊。”蒼老的聲音從屋內傳出,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太太拄著拐杖探出頭:“你們看樣子不是來買東西的,應該是來問事的吧?”

    “阿婆,我想要買一個紙人。”韓非也懶得繞彎子:“我能進去看看嗎?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紙人這東西可不能隨便買。”老太太并沒有讓開,就站在門口:“你們要是問白事就晚上再來,問其他的事情那就請回吧,我家老頭子剛睡下,現在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不方便?”韓非朝著屋內看去,里面堆放著各種各樣的紙人,要是晚上從這里經過,估計會被嚇一大跳:“鄰居們說的扎紙匠就是您丈夫嗎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。”老太太搖頭微笑,慈祥和善。

    韓非正在猶豫要不要硬闖的時候,小區外面突然響起了警笛聲,李果兒臉色瞬間變得很差,她輕聲咳嗽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既然老爺子已經睡了,那我們過幾天再來。”韓非很有禮貌的和老太太告別,三人一起朝樓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行蹤應該沒有暴露,不要慌。”韓非十分冷靜:“小區出入口只有一個,如果那里被封鎖,我們就從小區住戶家里跳窗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果兒比誰都要緊張:“我們必須要趕緊出去,如果出租車被警方扣下,那會很麻煩,畢竟上面死過十個人。”

    來到一樓,三人發現警方的目標十分明確,全部趕往最中心的十一號樓。

    “拐賣案件被偵破了嗎?他們為什么會去十一號樓?是那群游戲參與者報的警?這是F的計劃?”

    在警方調動警力進入樓道的時候,韓非三人趁機離開,坐上出租車就跑。

    一路上提心吊膽,幸好警察并未追過來,在早上九點多的時候,他們回到了小賈的家。

    折騰了一個晚上的時間,三人全部筋疲力盡,這一晚的遭遇比很多人一年經歷的事情都要曲折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睡了,你們隨意吧。”小賈有點認命的意思,他知道自己上了賊船就不可能再那么輕易的下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韓非叫住小賈:“我覺得你最好還是不要離開我們的視線,獨自在某個房間當中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害怕我報警?”小賈有些委屈,他為了幫助李果兒,現在已經被牽連了進來,說好聽點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參與了藏尸,說不好聽點他現在已經是共犯了。

    “昨晚你也看到了很多恐怖的東西,我想告訴你的是,一旦被那些東西纏上,再想要脫身就會非常困難,他們隨時都有可能會出現,也許你一覺醒來,他們就站在你的床邊。或者你躺著翻個身,他們的臉就在你身后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別說了,我錯了。”小賈耷拉著一張臉,本就不多的頭發又掉了幾根。

    “我們三個最好呆在一起,不要脫離彼此的視線,相互守護,只有這樣才能在這座城市里活下去。”韓非拍了拍小賈的肩膀:“等通關黑夜里的游戲之后,獎勵我分文不要,你和李果兒平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我以前的領導一樣?天天畫大餅?”小賈嘴里嘟囔著,不過身體卻很誠實,抱著被子躺在了客廳地板上:“小果你睡沙發吧。”

    沒有去管小賈和李果兒,韓非將被褥鋪在了門口,他以前似乎經常打地鋪,連睡在地上這件事他都感覺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下午四點多鐘,睡醒的三人陸續起床,簡單吃了一些東西后,韓非霸占了小賈的電腦。

    他上網搜索跟幸福小區有關的信息,奇怪的是,很多信息都好像被屏蔽了一樣,沒有任何異常。

    “那個小區明顯有問題,早上警方還過去了,怎么可能一點跟它有關的東西都搜不到?”

    在電腦前面坐了很久,韓非忽然在某個租房帖子里意外看到了幸福小區。

    發帖人是個女生,在貼吧求助如何讓房東退還租金,她提前退租的原因是老感覺屋子里有奇怪的聲響,一直睡不好,還經常做噩夢。

    帖子下面有人幫女孩出謀劃策,有的問她需不要合租,還有的建議她直接報警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是在開玩笑,但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,這個帖子沒過多久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跑到幸福小區里租房住?這女孩膽子好大。”韓非記住了女孩的ID,在帖子消失后私信對方,他說自己愿意出高價讓女孩把房子轉租給自己,但前提是女孩要告訴他那房間里到底有什么異常。

    為表示誠意,韓非還告訴女孩自己愿意先付三分之一的房租,希望對方能留下個收款賬號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,女孩發來了一條鏈接,韓非直接叫小賈打錢,并留下了小賈的電話號碼。

    在金錢的感化下,女孩相信了韓非的誠意,和韓非交流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姓賈,你直接稱呼我為賈先生就好了,能告訴我那間房子里發生過什么奇怪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“賈先生你好,我叫小尤,很感謝你的幫助,但我真心勸你不要租那個小區的房子。”女孩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:“我住在幸福小區一號樓七層,選擇那里完全是因為被上一個租客騙了,挨千刀的房東說必須有下一個人入住,才退押金!”

    女孩還是很善良的,直接告訴了韓非真相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你在那房間里聽見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腳步聲。”女孩也不是很確定。

    “樓道里嗎?”

    “不,是在我屋子里。”

    雙方都沉默了一下,隨后韓非開口說道:“你還在那個房間里嗎?我覺得你最好出來跟我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沒必要,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,主要是房東的態度讓我很不舒服,感覺我好像是被騙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有必要!你現在就收拾東西離開小區,我們見面后再聊。你如果覺得我是騙子,我可以再給你打錢,另外我告訴你,幸福小區里很多房間都是死過人的兇宅。”韓非這么說是為了救那個女孩,他都不敢在幸福小區里過夜,更不要說一個普通女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騙子還沒見面就咣咣打錢的?那我們在哪見面……”女孩的這句話還沒說完,通話就中斷了。

    聽著手機那邊的忙音,韓非抬起頭看向李果兒和小賈:“我們也準備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準備什么?還要去那個小區?”小賈腿一軟,兩眼一黑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看看自己的幸福長什么樣子。”韓非關掉網頁,目光在植物大戰僵尸懷舊版的游戲圖標上停留了一秒,起身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沒聲音了?這破地方信號真差,我還沒跟他們說好在哪里見面呢!”小尤試著又打了過去,但沒有打通,對方好像一直在占線當中:“真是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打了半天也不行,小尤很郁悶的坐在床邊,她滿腦子都是韓非的警告,讓她趕緊離開。

    “難道真是兇宅嗎?聽他說話不像是在開玩笑,我還是趕緊收拾下東西離開吧,今晚就在外面住好了。”小尤把手機放在床頭柜上,抓緊時間整理自己的化妝品,她擺弄著瓶瓶罐罐,忽然聽見樓道里傳來了腳步聲,有個人正從樓下往樓上跑。

    “嚇我一跳,原來是外面的聲音。”剛想安慰下自己,小尤發現那腳步聲消失了,外面的人好像停在了她家門口。

    壯著膽朝客廳走去,小尤不敢發出任何聲音,她湊到貓眼旁邊朝外面看去,樓道里空蕩蕩的,一個人也沒有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趁著天還沒黑,趕緊走。”小尤跑回臥室,她拿起手機正要再給韓非打電話,突然發現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她手機自動鎖屏時間是三十秒,從她剛才放下手機到現在絕對已經超過了三十秒時間,可是她的手機屏幕不僅被解鎖了,她的相冊還被人給點開。

    低頭看著手機里的自拍照,小尤有點慌了,她在害怕的時候第一個想到了自己媽媽,立刻拿著手機給媽媽撥打了視頻電話。

    僅僅只響了兩聲,視頻電話就被接通,一個中年女人滿臉慈愛的看著小尤:“寶貝,你怎么突然想起給我打視頻了?”

    “媽,你千萬別掛電話,我這邊出了一些事情。”小尤來不及解釋,用最快的速度穿上外衣,只把重要的東西塞進手提包,然后就朝著客廳那邊跑。

    “寶貝,出什么事情了?你不要老是報喜不報憂,你給媽媽說說!需要媽媽現在過去找你嗎!”視頻電話里中年女人十分擔心小尤。

    “你陪著我就行了,我一個人有點害怕。”小尤一手舉著手機,然后用拿包的手去開門。

    “一個人?剛才站在客廳里的不是你男朋友嗎?”

    ******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伊人影院中文字幕高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