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星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
第521章 人人都有煩惱(求訂閱月票)

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親愛的書友,您現在訪問的是轉碼頁面,請訪問源地址 www.wakadan.com/wapbook-107068-7435295/
點擊
    龍域邊緣。

    一方一階小世界,被人吞噬了,而且,來人還依托混沌,借用信仰證道了。

    換成平日,這種能引起自己關注的信仰之力,龍主還是有點興趣的,抓回來研究一番,好像也不錯。

    可此刻,他還有更重要的任務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他感知到了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有人,來了!

    讓龍域的人去抓捕,龍主沒再去管這邊,迅速帶著四大帝尊,駕馭龍界,穿過了界域壁壘,進入了天方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方域。

    兩位八階帝尊,親自來迎,可以說面子給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云霄,紅月!

    當龍界浮現的剎那,兩位八階帝尊對視一眼,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
    龍主到了!

    如此一來,這一次混亂,所有八階,全部都會參戰,這就無需擔心有八階會坐收漁翁之利了。

    否則,龍主不來,大戰很難徹底爆發。

    “龍主!”

    “歡迎!”

    兩位八階帝尊,聯袂而至,云霄笑了一聲,聲音爽朗:“我原以為還需要一些時間,沒想到龍主來的如此之快,不愧是龍域霸主!做事,也是如此果決。”

    龍主笑而不語。

    若非之前感知到了一些不同氣息,他不會這么快抵達的。

    慢慢來,急什么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兩大帝尊,一副你儂我儂的樣子,他笑了笑,這倆,看起來穿一條褲子,可背地里,不知道怎么想呢。

    天底下的人都知道,這倆遲早翻臉。

    當然,現在不會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沒來遲吧?”

    “不遲!”

    云霄帝尊笑了起來:“不過,再來晚點,就遲了!最近天方有復蘇的跡象,我們的想法是,先拿下新武,再瓜分天方,到時候看大家能耐……否則,天方先復蘇,那一旦被新武占到了便宜,就不好對付了!”

    “天方真的要復蘇了嗎?”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云霄之主也不隱瞞,是快了,包括他自己獲得旳大道星辰,最近都有些閃爍光輝,原本還以為需要一段時間,可現在看來,也許不用太久,天方宇宙就要徹底復蘇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……那得先把新武這個麻煩解決掉。

    新武雖然只是七階世界,可越是到現在,越是能感受到對方的難纏,難纏也就算了,八階世界大家以前都和平共處,也沒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可新武這群混蛋,到處屠戮,關鍵是,專門盯著大世界干!

    往年,大家也吞噬世界,可都是中小世界。

    誰會專門盯著七八階的世界干?

    殺弱者,大家都在殺,殺的很有默契,吞并弱者,強大強者,這是理所當然,混沌就是弱肉強食,而今,卻是有人打破了這樣的潛規則。

    今日敢以下犯上,吞噬紅月,明日就是云霄!

    這種破壞規矩的家伙,不管有仇沒仇,都要解決掉!

    龍主倒也不多說什么,微微點頭:“天方要復蘇了……那的確應該在這之前,解決掉對方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紅月之主忽然道:“剛剛我感知龍界逗留了片刻,龍主這是看到什么有趣的東西了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,剛誕生了一位新帝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不算大事,而且,信仰證道的畢竟是人族,他也不想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這倆畢竟都是人族。

    雖說,到了他們這個層次,尤其是紅月他們,壓根不在乎什么種族,只在乎實力,那是因為人族是霸主,自然無需在意種族之類的。

    紅月之主卻是沒事找事道:“新帝?信仰成帝?”

    龍主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這家伙,這么上心做什么?

    紅月之主又道:“就是那一只小老鼠所在的世界吧?”

    “紅月道友,如此關心一方小世界作甚?”

    龍主笑了笑,紅月之主卻是沒有特意非要提及的念頭,此刻,有些遲疑道:“龍主之前沒關注,我倒也沒太在意,我看龍主在那邊逗留,而我之前,自己也被吸引過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龍主一怔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仿佛意識到了什么,看了一眼紅月帝尊,眼神微動。

    難道……這家伙也感知到了那股特殊之力?

    他感知到了,但是也知道,那股特殊波動,很是玄妙,一般情況下,大道感悟不夠多,是很難感知到的,這紅月,難道還隱藏了實力不成?

    此刻的龍主,倒是沒想別的,一位八階帝尊,能被一方一階世界吸引。

    除了那股特殊波動,還能有什么?

    而紅月之主,卻是沒想這個,他當時被吸引,是因為感受到了一些欲望之力,他壓根沒感知到時光之力,兩人說的其實不在一個點子上。

    但是,兩人的確都被吸引了。

    一方一階世界,能被兩位八階關注,可想而知,肯定是存在一些問題的。

    此刻的龍主,一臉輕笑:“那看樣子,紅月兄也感受到了一些異常……我也是如此,不過對方提前逃走了,又感知到二位在這等我,不能讓二位道友久等,我便沒再管了,來了這邊。”

    紅月之主點頭,卻是又道:“我現在懷疑……是否和銀月一方有關?”

    銀月?

    這和銀月有什么關系?

    紅月之主此刻不得不這么想,因為感受到了一些欲望之力,當時被臭到了,也沒心思多想,現在見龍主也被吸引了,他理所當然地回想了一下,又覺得……自己可能上當了。

    那地方,搞不好是銀月王之前待的地方!

    該死的家伙!

    若是如此,自己就錯過了殺他的最好機會,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銀月?”

    “對,銀月!”

    紅月之主又道:“上次,銀月王趁我不在,帶著劍尊他們,突襲了紅月世界,我懷疑,此次他們會故技重施,而今龍界離開……雖然沒了龍界,可龍域七階世界不少,我看龍主還是不能大意,最好留下一位七階帝尊,專門追殺他們,或者兩位最好……”

    龍主笑了笑:“多謝紅月兄建議。”

    是個好建議,當然,也有很多私心,因為自己帶來了四位七階,而紅月沒有七階,云霄也只有兩位七階,四位七階聯手,加上一方八階大世界……可以說,自己一對二打他們倆都行!

    現在要自己留下兩位,說是以防萬一,也有殺銀月王報仇之心,可也有削弱自己實力的心思。

    銀月王?

    你紅月被突襲,我知道,可是,銀月王這一次,身邊無七階,而你們也許不知,在這龍域,其他11家混沌獸七階世界,都是一體的!

    明白嗎?

    一體的!

    他的龍域,可不是漏洞百出的紅月域。

    當然,適當的小心還是有必要的,銀月王和空寂聯手,畢竟殺過七階帝尊的,剛剛那逃走的人,是銀月的人嗎?

    龍主不太清楚,但是,他還是開口道:“七階便罷了……對付新武更關鍵,不過我會對龍域,下達追殺令,追殺銀月王他們!在龍域,人族修士,想潛入,還是有些難度的……”

    說罷,又道:“紅月道友,對大道感悟不淺,看樣子,哪怕沒了世界依托,也不一般……恭喜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紅月帝尊無語了,老子讓你追殺銀月王,你來恭喜我?

    嘲諷我吧?

    什么情況!

    他一時間有些摸不透這家伙的想法了,微微揚眉,沒有吭聲。

    云霄帝尊,則是有些心思浮動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正說著銀月,為何龍主忽然恭喜紅月了。

    古怪!

    而龍主想的是,能感知到那一點特殊波動,紅月之主,大概率隱藏了不少實力,大家知己知彼,我能感知到,你也能,那你我……應該都是八階巔峰了!

    此人,倒是要小心一些了。

    不可小覷!

    之前,他真沒看出來,甚至一度覺得,此人有些廢材,此刻,卻是忍不住多想了一些,紅月世界,真的是被無意中攻破的?

    而不是……此人故意如此!

    到了這個層次,擺脫世界的限制,哪怕丟了大道宇宙又如何,此人,應該在編織自己的大道之域,是這樣嗎?

    若是如此……更可怕了!

    其實,龍主有時候也會有這樣的想法,現在的大道宇宙,畢竟是外來的,不是他自己構造的,其實他覺得,想入九階,也許還得擺脫大道宇宙才行,起碼,擺脫外人的。

    要構造,自己構造。

    也許,這才是跨入九階的路。

    紅月之主若是故意的……那此人,就有些可怕了,甚至比自己更果決,說放棄就放棄。

    聰明人,想的就是多。

    可架不住他不去想!

    看看云霄這廢材,一點感覺都沒有的樣子,而紅月,好像不是第一次關注了,難道早就有些感知?

    另外,自己之前感知到的,真是信仰的力量?

    為何和以前感受到的信仰不同?

    銀月人嗎?

    那到底是什么樣的能量,會讓自己都有些難以揣摩的感覺。

    還有,紅月到底走到了什么層次?

    萬道歸一,此人,又到了多少道歸一的層次了?

    四千,五千,還是六千……

    這一刻的龍主,只是默默看著紅月帝尊,一旁的云霄被他無視了,感知不到那股特殊之力的人,不值得他去重視,哪怕對方也是八階!

    還是一個帶有大道宇宙的家伙,依舊不值得。

    當然……對方也許故意裝傻也不一定,人族的這些帝尊,都奸詐的很。

    而紅月帝尊,顯然也有些裝傻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你既然都提及了,大家心知肚明,有必要裝傻嗎?

    這一刻的紅月帝尊,冥思苦想,這家伙想干嘛?

    咱倆沒仇吧?

    你忽然恭喜我,這不是讓云霄防范我嗎?

    故意的?

    果然,這些混沌獸,也不是什么好東西!

    他皮笑肉不笑:“恭喜就不必了,等拿下了新武,咱們都能松口氣!”

    “新武這邊,若是紅月兄愿意出力,拿下對方,不過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龍主似笑非笑,咱倆知道彼此,真要都出力,人王也好,蒼帝也好,我倆一人對付一個,輕而易舉,對嗎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瑪德!

    紅月帝尊覺得這家伙有些針對自己,誰沒出力了?

    他都有些無語了,還是自己去拉攏的對方,這家伙,現在對自己又一副這樣的態度,他有些搞不懂了,我招惹你了?

    你這不是故意坑我嗎?

    真奇怪!

    兩人都不想說透,都只是在心中想著,此刻,表面還是維持了平和,而龍主也不再多說什么,防范一些就是!

    只是,也要警告一下對方,我知道你的底子!

    你想對付云霄可以,想對付我,你自己掂量一下!

    再看云霄之主……這家伙,沒什么好下場。

    話說回來,紅月連自己的大道宇宙都放棄了,這么說,真要對付云霄,大概也不是為了大道宇宙,難道是為了一一鏟除對手?

    倒是好算計啊!

    丟了大道宇宙,還能打消一些云霄的懷疑,否則,貿然接近一位八階,那是很不可思議的,大家都會防著你。

    現在,云霄就沒這樣的防范,雖然覺得,紅月很狡詐,也不會想到,對方是主動放棄了紅月宇宙。

    再想的遠一點,當初紅月對付新武,是否就是為了等待今日呢?

    等待新武攻破他的大道宇宙,否則,哪有正當的理由,放棄大道宇宙呢?

    是個狠人啊!

    越是深想,越是覺得紅月可怕。

    今日,一個小世界,倒是讓自己看清了這家伙,值得了!

    龍主忽然笑了起來:“銀月,無傷大雅!新武才是關鍵,二位,在這逗留,沒有什么意義,我會讓人追殺他們的,幾位八階帝尊,在這商量對付五階帝尊,惹人笑話,走吧,去天方世界附近看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云霄之主倒也沒意見,而紅月之主被針對了一下,此刻,也不好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心中有些惱火。

    混沌獸,腦子都有問題。

    還有,有些懊惱的是,之前那一方小世界,可能真藏著銀月王,而此刻,龍主好像不太在意,到底是真不在意,還是覺得,留下那銀月王,可以惡心一下自己?

    一位八階帝尊,既然發現了一些異常,怎么會被人逃走了呢?

    開什么玩笑!

    而龍主,也沒理會他怎么去想,至于逃走了,若是真和銀月有關,對方發現了異常,可能和那股特殊能量有關。

    若非這倆家伙在這,他倒是真有點興趣了,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尋找一下。

    就怕太耽誤時間了,這倆家伙,閑不住,也跑去龍域看熱鬧了……那才是麻煩,自己沒道理限制他們進入,可也沒必要引誘他們進入龍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,帶著龍界,直奔天方世界而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黑暗中,女王興奮無比,朝著混沌無人地遁空而去,而她此刻,都說不清自己到底算什么了?

    神?

    人?

    混沌獸?

    還是天意?

    還是其他?

    誰知道呢!

    她只知道一點,信仰證道的那一刻,大道成功浮現,她并未依托銀月大道宇宙,而是和散修類似,直接將大道依托混沌!

    可因為是信仰之道,還建立了一個特殊神國,尋常依托之法沒用。

    于是,她想到了當初銀月世界,銀月本尊,如何融入的銀月,如此,她將自己的道,完全徹底融入了混沌之中,至于這樣的后果有什么……她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此刻的自己……稍微有那么一點異常,好像要被混沌溶解!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若非信仰之力的存在,此刻,信仰不斷誕生,她可能會被溶解掉了。

    其實,正常的帝尊,是不會這么干的,混沌獸都不會這么干,太愚蠢了,太沖動了,太瘋狂了……

    完全將大道,依托到了混沌中。

    可混沌,是無垠的,你的道,會隨著混沌,不斷消融的,這樣的下場,正常情況下就一個……你的道,很快會被混沌徹底稀釋掉,消融掉。

    總結下來,這么干的帝尊,大概都死了!

    女王不太清楚這些,她也沒什么太好的傳承,連世界都沒,散修常識都是太懂,她只是覺得……這樣肯定很牛,無他,其他人融世界,我融混沌,不牛嗎?

    雖然感覺自己有些被消融……可她也想著,若是能不斷收服人族,30億不行,那就300億,3000億……不斷產生信仰,自然可以抵消消融之力。

    而事實上,到了這地步,可能也只有這樣一種方法,可以保住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女王不知,大離王不知,趙署長也不知。

    他們只知道,好險!

    剛逃走沒多久,他們就感知到了一股強悍無邊的氣息降臨,龍界那么大,眼睛不瞎,都知道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此刻,一行三人,遁入虛空。

    趙署長有些慶幸:“幸好提前走了,否則……”

    太危險了!

    又有些意外,女王反應倒是快,居然真的看懂了李皓的意思,顯然,那是李皓預警,只是沒通過時光星辰,而是通過直接取走星辰的方式預警,這也太隱蔽了。

    我都沒看懂!

    為何你看懂了呢?

    女王好像知道他的心思,冷笑一聲:“李皓那人,自信無比,既然敢把時光星辰留在這,如何會被人奪走?既然不是別人奪走,只能是他自己取走的,可也不至于一點招呼不打,直接拿走,暴露了我們……我和大離王無所謂,他顯然不會讓銀月武師送死!”

    若是只有自己和大離王在,她只會想,李皓這坑爹貨,又要坑自己了!

    可既然趙署長在,李皓不會故意坑殺他們的。

    顯然,是危險了。

    暴露了信仰之力,那也代表,讓他們迅速離開。

    簡單一想,很明白的事。

    趙署長失笑,接著有些后怕:“還多虧凌月道友警醒……對了,凌月你直接證道……無礙吧?”

    女王,那是大家私底下的稱呼,也就李皓這么喊。

    對方說了改名凌月,大家也就這樣稱呼好了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有些……膨脹感!”

    女王回應了一句,身旁,大離王微微皺眉:“是膨脹了,你是不是神國建立的太大了,為何我覺得……你在不斷膨脹,有些要炸裂的趨勢?”

    對方證道帝尊了,自己還沒呢。

    而且,信仰之力被她瞬間抽取一空,我怎么辦?

    真不是個東西!

    還有,身旁的女王,此刻恢復了人形,可是,身軀的確在膨脹,速度很快,給人的感覺……要炸開了?

    啥情況?

    女王還不自知,低頭看了一眼,下一刻,微微有些變色,怎么會?

    她正在瘋狂脹大!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很快,她抽取了一些神國中誕生的信仰之力,壓制了一下,不過有些壓制不下來的感覺,數十億人族,此刻正在瘋狂誕生信仰之力,可是……還是有些難以維持。

    她也不解,有些疑惑,趙署長也看了一眼,有些奇怪,半晌才道:“不管了,先撤,去找侯爺!可能是剛證道,有些壓制不住境界,境界不太穩……”

    三個人,都沒什么經驗可言。

    此刻,只能去找李皓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這時候的李皓,看著面前的星辰,有些發呆。

    他看了很久,看向二貓:“如果……我是說如果,有人在過去的過去,拿走了我的時光星辰,是否代表……我無法掌控時光了?”

    二貓看了他一眼,許久才道:“何意?”

    李皓看著它,半晌才道:“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二貓輕嘆道:“除了他,沒人可以再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皓點點頭,是的,他說的就是戰天帝。

    想到這,李皓道:“我就借用一段時間,參考一下,遲早會歸還的,我不管他真死假死,還是能復活,還是如何,想拿走之前……能否告訴我一聲,畢竟,用了很久,有些感情了!”

    二貓又看了他一眼,有些沉悶:“為何一心要自己創造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為那才屬于自己,我現在有些患得患失!”

    李皓吐氣:“時光越是神奇,我越是畏懼,越是恐懼,當你習慣了時光,忽然被人拿走……我又擔心,我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!所以,我想……不如自己弄!弄成了最好,弄不成,起碼有些心理準備,不至于被拿走后,直接道心崩潰!”

    說到這,岔開了話題:“你說,他們跑了嗎?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清楚,趙署長的大道星辰還在,那就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皓點頭,此刻,他就在大道宇宙中,趙署長應該沒死。

    那應該就是跑了,或者,龍主的目標,其實不是那里,是自己嚇唬自己了。

    既然沒事,那就好。

    李皓也安心了一些,接著又有些好奇:“二貓,你說,到了七階之后,想入八階,除了吞噬大道宇宙之外,晉級應該和道有關,而目前從天方之主,9999大道合一來看,應該是道網強弱有關。”

    “七階帝尊的道網,我曾觀察過,劍尊他們,大概在三四千左右……那八階帝尊,是否更多?又或者,只是單純的大道更強大一些,和道網數量無關了?”

    二貓無語了,你問我?

    我怎么知道!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廢話!

    二貓現在很嫌棄這家伙,以前喜歡他提問,他提問的樣子,像極了小時候的自己,很好奇,好奇一切,教書的都能解答。

    可本貓,又不是教書的。

    你問的東西,到現在,我很多不知道了,你還問!

    問啥問!

    問了一堆我不知道的,顯得你很厲害嗎?

    二貓很煩!

    二貓不知道,李皓只好自己猜測道:“我覺得,應該是兩條腿走路,比如說,大道之網,有3000大道,成為七階帝尊,七階帝尊,想入八階,有兩條路,第一,3000大道自我強大起來,可以直入八階!”

    “第二,增加大道數量,增加道網中大道的數量,重新編織添加,也許,到了四五千大道數量,也能進入八階……”

    你自己都這么說了,你還問我干嘛?

    李皓又道:“我現在好奇的是,八階,到底怎么跨入九階?學天方之主,9999大道合一嗎?還有,天方之主,在九階中,到底算不算強大?若是算……是不是說,不需要那么多,也許,9000大道,或者更少的大道合一,就是九階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貓不吭聲,不知道,別問我,你自己猜去。

    這家伙,才五階呢!

    一天到晚想這個想那個的,煩不煩?

    而李皓,又自問自答道:“這一切,目前不知,但是我倒是知道了,帝尊之路,其實就是大道的數量,和大道的強度為主!悟道,其實才是正途,吞噬,我覺得永遠也成不了九階!”

    “而我現在,對混沌獸證道七階,有個小小的猜測……”

    李皓想了想道:“對方證道七階,按照散修或者世界之主的方式,只能構造道網,可混沌獸都這么天才嗎?我覺得不是,我覺得,很可能是混沌萬道,本來就是道網,這些混沌獸,依托在了混沌大道之上……混沌大道,或者說混沌世界,我覺得也可以看做一方宇宙……大道宇宙!”

    只是……李皓又道:“這方法,對混沌獸有用,人族,最好不要嘗試!”

    “為何?”

    此刻,二貓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皓笑道:“人族的肉身,不如混沌獸強大,混沌獸能吞世界的!我懷疑,混沌獸能混沌證道,是因為爆發的混沌之力,無法撐爆它們,可人族的話……哪怕修了肉身道,都可能會被撐爆!雙方,其實不是一個體系,體質也有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常人族,若是敢學混沌獸,我懷疑,最終的下場,就是被不斷膨脹的混沌之力,徹底撐爆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將自己的道,完全依托混沌之中,這樣的白癡,活不了多久,就會被混沌大道徹底消融掉,也不是消融,而是無數的混沌之力,將你同化,你壓根抵擋不住,這樣的話……你就和混沌徹底融為一體了!”

    “而混沌獸,卻是可以抵擋,它們生來就在混沌中,早就習慣了,是為了適應混沌而生存下來的,人族卻不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二貓點點頭,有道理,也道:“所以,哪怕人族散修,也不會直接依托大道到混沌中,只是混雜進入混沌中,并非徹底依托,所以……應該沒你說的那種傻瓜。”

    李皓點點頭,這倒也是。

    哪怕沒見識的帝尊,一般都是在世界中證道,不會一來就接觸混沌,這樣的話,前期依附世界就行,沒必要依附混沌。

    后來離開了世界,知道的更多,應該也不會,更不敢亂來。

    想到這,李皓笑道:“不過,真要這么做,成功的話,也許會很強大,所以我覺得,混沌獸,同等戰力,可能比人族更強一些,當然,人族也有自己的優勢,道法純熟,不好說誰更強,只是……有些羨慕對方的肉身強度,怪不得可以容納世界,要知道,我修煉肉身道的時候,就希望自己的細胞,可以化為世界之壁……人家混沌獸,天然可以做到!”

    真羨慕啊!

    二貓思索一番,搖頭:“怎么成功?融入混沌之中,混沌之力,每時每刻地都在沖擊你,若是學散修,部分融入,那毫無作用,反而讓大道混雜,全部融入,那就是接納整個混沌的混沌之力……除非,找一個完全封閉的區域,不再接受任何混沌之力,這樣,卻是無法強大了!想強大,就得出來,接受混沌之力……要知道,哪怕封閉的世界,其實也在汲取混沌之力的……”

    這樣一來,壓根沒辦法抵御的好吧!

    遲早一個死,早死晚死的問題罷了。

    它都想翻白眼,李皓為何總是在思考,一些找死的道路呢?

    李皓也是點頭:“這倒也是……不過,如果有能力,抵御甚至消化那無時無刻都在的混沌之力,不就能成了?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是八階九階帝尊,可到了八階九階……你這么干,圖什么呢?汲取更多的混沌之力嗎?那不是本末倒置嗎?這個時候,更應該考慮的是,提純了大道之力了,而不是欠缺能量。”

    也對啊!

    李皓點頭。

    不錯,是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搖搖頭,不再去想,剛剛也只是想到混沌獸的晉級七階的可能性,才想到了這一點,反正他是不會這么做的,毫無把握,完全的去賭,還未必能賭贏,賭贏了也未必有太大好處……這種事,誰傻誰干。

    他沒再說這個,而是有些興奮:“龍界真的走了!”

    我猜對了!

    二貓也沒說什么,龍界走了,可此地,還有大量的七階世界,為何你一副天底下除了八階,你最強的姿態?

    這家伙,有些飄了。

    膨脹了啊!

    忘了剛剛你被嚇的臉色都發白的事了?

    光是附近,就有好幾個七階大世界呢。

    “現在,就等那些界主,自投羅網了,也等銀月其他人抵達……我要先一點點蠶食這些世界,朝龍界迅速蔓延……”

    說罷,又有些凝重:“龍主不好惹,我懷疑,而今的四方域,這家伙可能是最強的存在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去惹……”

    二貓都沒說完,李皓就搖頭:“我要是吞了這些世界,我不招惹他,他也會對付我!可不吞了這些世界,我又不甘心,我可是為了伸張正義……”

    去你的!

    二貓懶得揭穿他,一半對一半,看到人族太慘,李皓大概有些憐憫之心,肯定有一些,畢竟太年輕。

    可要說,完全是為了此地的人族,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摟草打兔子,剛好一起的事。

    解救人族,可以當旗幟,強大自己,強大世界,則是收獲好處,兩不耽誤,二貓只是提醒:“你要知道,那么多人族,你要是放在一起,需要一個龐大無比的世界才行!可一旦真帶著這么龐大的世界……你根本不可能帶走!到時候,一旦被留下……反而是送給了龍主!原本一個個世界去殺,還麻煩,一旦留下,對方順手能全給殺了!”

    李皓點頭,這倒也是。

    是個不小的麻煩!

    而且,如今的老鼠界人族……還活著嗎?

    老趙他們跑了,可那些人,不好帶走,畢竟是一方小世界,他們幾個太弱了,若是中等帝尊,帶一個小世界跑路還有希望。

    可趙署長,大概難了。

    之前光想著占據一個大世界,放置這些人族了,可一旦自己潰敗,逃離此地,留下這滿是人族的世界……好家伙,混沌獸不得舉辦一場吃人盛宴才行?

    李皓凝眉:“是個麻煩,我不是混沌獸,恐怕也不好攜帶,黑豹也只是五階,帶著銀月就已經很難了,再帶一個大世界,壓根沒希望……可惜,黑豹不如蒼帝……”

    說罷,偷偷看了看二貓。

    你和蒼帝,一家人。

    蒼帝可以,你……不可以?

    蒼帝帶著七階巔峰的世界,隨便跑,想怎么跑怎么跑,你……不可以?

    二貓真想一尾巴掃死他!

    是的,它知道,這家伙又盯上自己了。

    二貓有些不太爽:“本貓不是大貓,這是其一!第二,大貓是新武世界,是一體的,它就誕生于大道宇宙,這一點,才是關鍵,它很特殊,大道宇宙按理說是不能誕生生靈的,沒有世界之源,如何誕生生靈?可大貓,就是本源宇宙誕生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皓一怔,這一刻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半晌無言!

    對啊,大道宇宙啊!

    蒼帝,不是世界中誕生的,而是大道宇宙誕生的,這……大道宇宙,怎么能誕生生靈呢?

    以前,他好像從未想過這一點。

    一時間,他愣住了,看了一眼二貓,許久才道:“是啊,當年新武的天帝,如何在大道宇宙中,制造了蒼帝……這……不應該啊!”

    凡是有生靈誕生的地方,必有世界之源!

    而世界之源,只在世界中誕生,而大道宇宙,不是世界。

    大道宇宙,只是大道形成的一個獨特空間,除非……這一方大道宇宙,能自我誕生生命之源,可若是如此,那代表本源宇宙,其實是可以誕生生命的。

    然而,新武這邊,除了蒼帝,好像沒有別人是大道宇宙本身誕生的了。

    為何如此呢?

    天帝,也只是六階巔峰的帝尊,如何能做到這一點?

    二貓搖了搖尾巴:“這個就不好說了,所以大貓是很特殊的,而我……其實沒它那么特殊,說是一體的,可大貓是真的在大道宇宙中誕生的,我呢?我只是投影,本質還是有些區別的,我又不是你銀月大道宇宙誕生的,自然不能做到大貓那樣,和世界,和大道宇宙,徹底融為一體,想帶走就帶走,實際上,新武和大貓,幾乎完全融合,沒有一點點的排斥,這才是它如此自由的關鍵!”

    這一點,混沌獸都不行。

    它們,并非來自世界中的。

    而李皓,又愣了一下:“對了,混沌獸誕生于混沌,你說……混沌,是不是也有一個獨立的世界之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貓也愣了一下,半晌,點頭:“應該……有吧?很正常,混沌能賦予世界生命之源,那……那混沌自身,應該也有……應該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李皓點頭,也對。

    此刻,蒼帝的出現,才是意外,大道宇宙,如何能誕生生命呢?

    奇怪!

    新武這邊,好像也沒人提及。

    若是大道宇宙能誕生生靈,以后,那還得了,都和蒼帝一樣了,都能隨意帶著世界,完美游走了,混沌獸都要羨慕的眼睛紅。

    “所以二貓前輩……帶不走大世界?”

    二貓郁悶:“我只能算是混沌獸,不能算是大道宇宙生靈,所以,除非我到了七階,倒是可以帶動七階世界,速度不會太快,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懂了!”

    李皓點頭,有些遺憾:“前輩和蒼帝,還是有區別的……”

    二貓再次翻白眼:“肯定啊!不過大貓也有缺點,那就是它誕生于新武世界,所以,它也只能和新武完美契合……若是想帶動其他世界,其實都一樣的!”

    這不就夠了嗎?

    李皓沒說這個,只是有些遺憾:“可惜黑豹不是誕生于銀月宇宙,否則,帶著銀月跑,想怎么跑怎么跑,一點不顯眼,外人都看不出來,可惜了!”

    這人,一點不知足!

    二貓懶得理會他,天底下,就一個大貓,要不然,為何我叫二貓呢?

    而李皓,也沒再說了,而是在思考……也是啊,那么多人,我既然要拯救,不管是一時激憤,還是真有此心,哪怕只是裝門面……那也不能說丟下就丟下!

    人太多了,銀月也放不下。

    吞那么多世界……那得多少人?

    不得七階世界打底才能裝下?

    這樣一來……我怎么帶走七階世界?

    頭疼啊!

    我這邊,又沒有七階混沌獸,二貓哪怕真進入了七階,不說愿不愿意,就算愿意,也很麻煩啊。

    這一刻,李皓忽然有些煩惱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順利,就這點……有些讓人頭疼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真希望有人能和蒼帝一樣,懷揣一個大世界,想走就走,想留就留,可惜,這能力,我都沒有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大道長河,容納了許多虛界。

    可虛界,畢竟只是虛的。

    不是真的!

    人都塞進去,遲早會餓死的,因為虛界無法種植糧食,無法誕生任何生命,真去了虛界,哪怕一時間不死,遲早也得死!

    修道路上,這一刻,總算有了難題,李皓解決不了的難題。

    除非,自己的大道長河,也能誕生生命之源。

    那顯然不可能!

    有那能耐,我都成天地霸主了,還需要帶人跑的?

    “新武大道宇宙,為何能誕生蒼帝呢?”

    李皓又陷入了沉思,這一刻,有些恍惚了。

    古怪的新武!

    不會也和戰天帝有關吧?

    應該不可能。

    時光,沒有制造生命之源的能力吧?

    可是……也不一定呢!

    PS:明天第四輪核酸,可能又得遲,最近可能是常態了,不知道多少輪呢,大家莫要在意,疫情趕快消失,加油!

    ******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伊人影院中文字幕高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