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星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
第524章 各顯神通!(求訂閱月票)

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親愛的書友,您現在訪問的是轉碼頁面,請訪問源地址 www.wakadan.com/wapbook-107068-7435389/
點擊
    女王的麻煩,暫時解決。

    無數混沌之力,經過時光星辰,進行轉換,化為千界所需能源。

    這一刻,李皓倒是找到了一個提升的捷徑。

    融混沌道,是利是弊?

    誰知道呢!

    起碼,女王不會死了,自己有了永動機,而且,女王也能得到迅速提升,這女人,哪怕瘋狂轉移混沌之力給李皓,她自己也汲取了許多許多。

    信仰之道,只要有人信仰你,只要信仰的人夠多,理論上來說,甚至不需要感悟大道的,直接能成無敵強者。

    可事實上,這是一個悖論。

    你沒有足夠的實力,誰會信仰你?

    你沒有足夠的實力,混沌強者無數,誰會將自己的子民給你,去信仰你?

    所以,你得先有無敵的實力,才能讓人去信仰你,才能不被人殺死……可有了無敵的實力,你再去讓人信仰你,那提升就有限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,信仰之道,對弱者而言,只是短暫使用罷了。

    幾十億人,上百億人,那還可能。

    幾千億,上萬億……怎么可能?

    八階的兒子,都難做到。

    除非八階強者,是混沌之主。

    女王未來如何,此刻不在李皓考慮之中了,到了這一步,都已經布局到了此刻,哪還管雷界和妖族先不先發動,我先發動了!

    趁著龍主不在,否則,一旦對方迅速回歸,哪還有機會可言。

    “出發!”

    李皓一聲令下,帶著數十帝尊,直奔界外而去。

    聲音傳蕩在眾人耳中:“鎮壓所有界主,凌月,你負責鎮殺一些界主,展露神跡,大離王,你負責清剿各界混沌獸,銀月境內,所有合道修士,交由大離王調遣,鎮壓各界帝尊之下暴動!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銀月界中,數以十萬計的合道境修士方,紛紛涌現而出。

    這些人,早就收到了命令,此刻都有些緊張,也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緊張的是新人,激動旳是老人。

    很多年前,五百年多年,他們這些人,很多都是當年的武衛軍,獵魔守衛軍,還有一部分是參與過四國之戰的修士。

    可銀月太平了五百年,混沌是帝尊們的戰場,他們……好像已經無用。

    而今日,鎮壓各界帝尊之下暴動,他們總算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帝尊數量有限,此次,界域眾多。

    需要這些人來維持秩序,鎮壓界中亂局。

    這群修士,依舊穿著當年的戰甲,哪怕當年新武留下的戰甲,實際上對這些合道而言,早就可有可無,可戰甲在身,代表他們,還是昔年的戰士。

    數十萬修士,氣息強悍,有人激動,有人興奮,有人振臂高呼:“為王先驅,獵魔,獵魔!”

    人群中,一些帝尊,都忍不住側頭看去。

    眼神,有些復雜。

    獵魔!

    獵魔武衛軍!

    對李皓而言,其實沒多久,對有些人而言,太久了,五百年前,他們曾一起振臂高呼,獵天下之魔,揚天下之名,守天下之正義!

    前方,李皓一怔,回頭看去,愣神了片刻,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獵魔!

    多久不曾聽到這樣的口號了?

    昔日,自己組建了獵魔團,后來組建了獵魔軍,再后來化為獵魔武衛軍,自從殺出銀月之后,再也沒有聽聞這樣的聲音了。

    銀月,過去五百多年了。

    他們……還在。

    還記得!

    李皓有些恍惚,片刻后,低喝一聲:“今日,獵混沌之魔,揚我銀月之威!諸將士,鎮壓諸界之亂,解救人族!”

    “獵魔!”

    “獵魔!”

    一群老兵,這剎那,激動無比。

    侯爺,還記得他們。

    都督,還記得他們。

    獵魔軍,還在。

    “劉隆、黃羽、李道恒、侯霄塵、姚四,五位將軍,率獵魔軍,輔助大離王,格殺一切敵!其他人,隨我鎮壓混沌界主!”

    這五人,有戰天軍統領,有銀月軍統領,有獵魔軍統領,有巡夜人統領,有武衛軍統領……

    昔日,這五人,才是各軍領袖。

    太久遠了!

    甚至李皓,都已忘記了那個時候的張揚,振臂一揮,諸強出動!

    后方,五位帝尊,此刻,也有些唏噓,一言不發,默默跟著大離王。

    大離王有些激動,他知道,這是李皓為自己楊威而準備的。

    五位帝尊,聽我號令!

    不知為何,竟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下一刻,忽然身浮金甲,一聲暴喝:“軍中還有我大離軍否?若有,隨本王破界,征伐不臣,斬妖除魔,揚我大離之威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那數十萬將士中,的確還有大離強者,此刻,也是激動到了暴起的地步。

    吾王,還在!

    五百年歲月,哪怕大離王還沒證道,此刻,這些合道,依舊興奮無比,這一日,他們太驚喜,太興奮,太激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界外。

    一群混沌獸,還在等待,有人已經焦急,還不開始嗎?

    一些中階帝尊,更是罵罵咧咧。

    到了這個層次,可不怕黑狗帝尊。

    都等了多久了?

    還不開始!

    就一個六階世界,還不知道能分到多少呢,又不是它們來吸收,只是吸收一些流逝之力罷了,這黑狗帝尊,架子倒是拿捏的到位。

    真把自己當此地領主了?

    此刻,就有同樣是五階帝尊的強者,看著遠處的黑豹,不給面子,直接吼道:“黑狗道友,什么時候開始煉化?再不開始,本座就要走了,此次若非鳳山的面子,本座壓根不會來,來了……在這待了好些天了!”

    黑豹此刻也感知到了界中動靜。

    這一刻的黑豹,也是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……大家沒有一起出手了,沒有一起行動了,這個大家,包括了很多人,包括劉隆他們,包括那群銀月武師。

    進入混沌之后,都是李皓單槍匹馬地行動,哪怕在森蘭界域,也只是少數幾位帝尊出手。

    因為大家太弱,李皓每一次的對手都太強。

    大家沒這個實力,去參與大戰。

    哪怕兩位道主,能參與的戰斗,也是少之又少……漸漸地,大家有些沮喪、失望、絕望,甚至自我否定了。

    李皓,在銀月投入了太多的資源。

    造就了大量的帝尊!

    可是……好像無用武之地,壓根不需要他們出手。

    今日……好像有機會了。

    黑豹陡然咆哮一聲,這一刻,體型縮小,沒有了之前那么龐大,宛如混沌巨獸,這一刻的黑豹,好像騰云駕霧一般,騰空而起!

    體型嬌小的黑豹,此刻,在這些龐然大物腳下,顯得宛如螻蟻。

    可黑豹,卻是一點不懼,反而……充滿了雀躍。

    下一刻,黑豹消失了,好像當初一樣,戰斗一開始,它就會消失,在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情況下,會再次出現,會狙殺強敵,會突襲,會突然從某人身后冒出……

    那樣的戰斗,那樣的獵殺,那樣的配合……好久不曾有過了。

    四周的一些混沌獸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這黑狗帝尊,忽然不見了?

    干嘛呢?

    還有,再看眼前的世界……這世界可在這,不要世界了嗎?

    就真不怕有人忽然一口給吞了?

    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一個六階世界,平時也就算了,有人坐鎮,現在你忽然跑了……之前喊話的那位五階帝尊忽然心動了。

    我若是吃了,搞不好能成六階。

    成了六階,哪怕是火鳳界也不敢對付我,龍域帝尊的生死,只有龍主才能裁決。

    。龍主如今不在,就算回來了,一位六階帝尊……大不了自己賠,慢慢賠償就是了,難道還真能殺了我?

    這樣的念頭,剛剛閃爍。

    下一刻,忽然心中大驚!

    一瞬間,天地之間,浮現出一道道身影,好像來自界中,這是那黑狗界的修士?

    帝尊?

    剛誕生這樣的念頭,前方,李皓一抬手,喝聲響徹四方:“殺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虛空動蕩,天地變色,兩條大道長河瞬間環繞天地,寂滅之界,眨眼間覆蓋四方,偷天換日之域,籠罩四處,整個混沌區域,瞬間化為了戰場!

    多少帝尊?

    很多!

    強大的如空寂、李皓,可搏殺七階,再次一些的兩位道主,五階道主,雙道融合之下,可戰六階,五階的世界之主黑豹,四階的天極、槐王……

    這一次,聚銀月所有強者之力,除了多了一位空寂和幾位外來投靠的帝尊,這一刻,所有人都有一些恍惚,仿佛回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劍來!”

    天地之間,一柄巨劍橫空,天劍暴吼一聲,長劍浮空而去,斬破蒼穹。

    霸刀一言不發,長刀橫掃四方。

    北拳、南拳,紛紛出拳,拳鎮前方諸帝。

    回來了!

    這一刻,所有銀月武師,都默默在心中吶喊一聲,我們回來了。

    銀月的武師,都回來了!

    縱然我們在這混沌之中,只是弱者,可我們……還在前行,從未放棄,哪怕再也跟不上李皓了,哪怕再也不能和當初一樣,為他遮風擋雨了……

    可我們銀月武師,還在這。

    就如當年,攪動天星,四面八方,銀月武師,紛紛奔赴而來,哪怕看不到希望,看不到未來……起碼,而今,我們可以看到希望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吼聲震天。

    發泄心中的憋屈,壓抑,憤怒,恐慌,絕望……

    是的,他們也恐慌過,絕望過。

    我們,以為我們已經被拋棄了。

    現在,我們還在!

    。勢起!

    這一刻,整個寂滅之界中,空寂一怔,遙看四方,一股股勢,瘋狂浮現,勢,才是銀月的特色,勢,哪怕到了如今,李皓其實也說不出具體是什么。

    是道嗎?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道是道,勢是勢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難分辨,只能說,是一種武道獨有的東西,是一種強者……哪怕他人眼中弱小無比的強者,對自身武道的一種感悟,一種精神上的蛻變,其實,勢本身是不具備什么殺傷力的。

    可這一刻,勢一出,天地之間,仿佛天威降臨!

    大勢惶惶!

    宛如領域一般,是的,勢,又好像一種域,道域……也不算是,只能算是領域。

    大勢一出,諸多銀月武師,帝尊之勢浮現,涌現各地,只是一個瞬間,籠罩了那些界主,這一刻,那些混沌獸界主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什么情況?

    哪來的這么多帝尊?

    好像大多都是人族帝尊,人族……哪來這么多帝尊,就算有,也不該出現在這,這里可是龍鳳兩界交界之地!

    “該死,是人族……”

    那五階混沌獸,剛吼出聲,一個剎那,它那巨大無比的頭顱上,浮現出一只漆黑無比,身軀嬌小無比的黑色小狗。

    利爪鋒利無比,瞬間抓出,一次九疊!

    世界大勢壓制,九勢疊加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堅固無比的混沌獸肉身,尤其是頭顱,更是堅固到了極致,可這一刻,在黑豹的利爪下,這尊五階的混沌獸,卻是一個瞬間,頭顱宛如豆腐一般,被一把抓穿!

    腦漿都被抓的爆射而出,腦袋中,瞬間浮現出道痕,宛如混沌星辰,那是對方的大道之痕。

    。道痕剛浮現,一張大口,陡然浮現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鋒利的牙齒,好像也夾著疊加之力,咔嚓一聲巨響,一條粗大的混沌之道,忽然崩斷,整個道痕,瞬間崩碎,那五階混沌帝尊,甚至還沒來得及慘叫一聲,就被同樣是五階的黑豹,襲殺當場!

    暗殺!

    黑豹,并不擅長強攻,它會的很多,它會雷霆,會水系,會吞噬……

    可包括李皓在內,其實都忘了,黑豹,真正擅長的是隱藏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,到現在。

    它一直都是黑暗中的王者,藏身在任何地方,在任何時刻,都可能會殺出來,給人致命一擊,它那不算強悍的肉身,壓根無法正面和一些頂級強者匹敵。

    可在黑暗之中……它好像天生就可以隱藏自己,讓人無視了自己!

    這一刻的李皓,側頭看去,看向黑豹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……李皓好像想到了什么,看著黑豹,陷入了一些沉思之中,黑豹,好像……并不是太擅長強攻,而是擅長……那一直連自己都遺忘,都無視了的隱藏!

    之前,自己好像都不太在意。

    好像覺得理所當然!

    黑豹出現在任何地方,任何時機,去突襲殺死一人,都很正常,可這……好像才是最大的不正常。

    李皓深深看了一眼黑豹,沒有吭聲。

    可蒼帝比,和二貓比,而天狗比,甚至和力覆海這些二代三代比……黑豹好像也沒什么特殊的地方,就是一條平凡無比的小狗。

    沾染了一些狡的血脈……可狡,在混沌中,其實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黑豹,已經超越了新武的狡。

    然而,它還是那么的平凡,平凡到,大家都覺得,若非李皓,別說五階,合道層次,黑豹都難到達。

    這一刻的黑豹,卻是好像不太平凡。

    一爪偷襲,殺死了一尊五階帝尊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來……只是偷襲罷了。

    可在李皓看來……你五階,你能偷襲一位五階嗎?

    平凡,本身也是一種道吧?

    到了五階帝尊,世界之主了,還是如此的平凡,宛如凡俗間的一條小黑狗,這才是最大的不平凡,而黑豹的平凡,讓自己已經習慣了,甚至遺忘了這種平凡之道。

    真有趣!

    也許,黑豹自己都沒在意,也許黑豹自己也覺得,發自內心的覺得,它只是一條小狗,流浪的小狗,遇到了李皓之后,才有了一個不被風吹雨淋的小窩。

    它就是那么的平凡,平凡到,說是狡的后裔,那是給自己臉上貼金,隔了十萬年的后代?

    狡的上面,還有隔了十萬年的天狗!

    中間,傳承了幾百上千,甚至上萬代……這也算是后裔嗎?

    算個屁!

    自己給自己貼金,當初新武強大,往新武頭上貼一下罷了。

    實際上,它就是一條平凡的小黑狗。

    而李皓,最大的希望是……這條小狗,能如獵豹一般兇猛,也只是如此罷了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爆裂聲響徹天地,隨著這位五階帝尊隕落,四周那些混沌巨獸,仿佛此刻才清醒了過來,龍域集權,有利有弊,最大的弊端,此刻呈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習慣于流浪混沌的混沌獸們,因為多年的安逸,失去了防范之心,甚至忘記了,它們也會死。

    在這,太安全了。

    安全到了,除了龍主,哪怕七階帝尊來了,它們都沒那么畏懼,你不敢殺我,因為……這是龍主的地盤。

    “人族!”

    “敵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這一刻,才有混沌獸怒吼,瘋狂咆哮,震蕩天地,可四周,早就被李皓幾人遮掩。

    兩條大道長河,直接擠壓天地,讓這些帝尊,逃無可逃!

    而天地之間,仿佛呈現出了一輪明月。

    女王聲音,響徹四面八方,響徹四方諸界。

    “吾乃人族天神凌月!感念蒼生不易,人族淪落,山河淪陷,父母親人,子女親友,淪為獸類血食……今日,誅魔獸,揚人威,解救人族,信我者,入神國,無欺壓,無痛苦,無病痛,無折磨,親人團聚,闔家歡樂……”

    蠱惑之語,響徹諸天!

    這一刻,附近數十小界,無數人族,仰頭看天,眼中,滿是不可思議,滿是震撼,滿是呆滯,滿是……茫然中夾雜著一些狂熱!

    人族……翻身了?

    有絕世天神,降臨人間,解救蒼生了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蒼穹滴血,這一刻,無數修士,從蒼穹而落,身披戰甲,一尊金甲強者,宛如絕世霸王,一拳轟爆了一尊在大家眼中強悍無比的妖獸。

    。暴吼一聲:“吾乃人族君王,大離之王!名北武!信神者,入神國!愿與我共建家園,靠雙手,靠實力,靠努力,靠奮斗,揚人族之威者,留在原地,待我大軍,屠盡妖魔,再入我大離!”

    人群騷動,臉上,忽然滿是鮮血,無數妖族,無數混沌獸,這一刻,被一群人族修士,瘋狂屠戮!

    殺戮!

    血流成河!

    。有人瘋狂,有人跪拜,有人頂禮膜拜,有人仰頭看天,有人直接身現金光,宛如信仰籠罩,直接一步登天,跨入了神國,眼中,好像浮現了天堂。

    有人佇立原地,看向遠處,那金甲強者,一拳一個,斬妖除魔,忽然熱血沸騰,忽然激動萬分,放聲暴吼:“大離,北武!”

    哪怕語言不一,哪怕對方只是精神波動而來,可那些人族,還是吼出了這個名稱。

    那是,這君王之名!

    。殺!

    用最原始的手段,最強悍,最暴力的手段,殺死這群妖獸,殺死這群妖魔!

    神國雖好,可神……太遙遠了。

    世界動蕩,山河破碎,萬妖喋血,往日不可一世的混沌獸,此刻,紛紛凄厲哀嚎,殺戮遍布四方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混沌之中。

    一尊尊帝尊級混沌獸,被屠殺,一位位銀月武師,渾身浴血,瘋狂無比,不在乎受傷,不在乎一切,他們憋的太久了。

    今日,只想放手去殺!

    。大劍縱橫天地,長刀呼嘯虛空,拳鎮山河,腳踢混沌,一尊尊強悍的武師,這一刻大勢浮現,好像徹底瘋魔。

    我們,憋的太久了!

    遠處,空寂都是震動,這群帝尊,在他眼中,其實什么都不是,只是一群靠著李皓余蔭,而勉強跨入帝尊層次的家伙罷了。

    弱小無比,并沒有什么能力。

    可此刻……他們大勢呈現,一個個驍勇善戰,瘋狂無比,屠戮帝尊,戰斗之中,極盡一切,仿佛在升華……為何會如此?

    他不解。

    這一戰,甚至不需要他和李皓去參與,兩人只是封鎖天地,遮掩氣機,防止一些強者外逃就行。

    之前,在森蘭界域,其實雙方有過一些合作。

    可那時候,兩位道主,表現的也就一般。

    可今日……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是因為遇到的人變弱了?

    還是說,他們變強了?

    又或者……是因為這一次,李皓并未參戰,所以,這些人,極盡一切地去發揮自己的長處,去向李皓證明,他們還沒廢,他們還在!

    “屠帝者,南拳賀勇!”

    一拳轟爆了一頭混沌獸,南拳渾身浴血,火焰沖天,咆哮一聲,大胡子都在飲血一般,這位被銀月武師嘲諷的南拳,此刻,宛如地獄使者,放聲大吼:“賀勇,斬帝!”

    無人理會。

    南拳向來如此,只是斬殺了一尊混沌帝尊,只是一階帝尊罷了,此地,誰不在斬帝?

    你叫喚什么?

    有什么可叫喚的?

    無聊,無趣,無恥!

    而這一刻,其他人,好像受到了一些刺激,天劍大劍鎮壓而下,巨劍宛如大山一般,轟隆一聲,堂皇無比,鎮壓天地,一尊混沌獸直接被巨劍壓彎了身軀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大劍落下,轟隆一聲,巨獸頭顱掉落!

    天劍一劍將其梟首!

    這邊,幾位銀月武師,展露光彩,那邊,被人看不起的胡青峰,宛如神棍,喜笑顏開,口中輕吟:“先有侯爺后有天,侯爺還在混沌前,侯爺一出,混沌自消!”

    天地之間,居然好像浮現了一個李皓……

    遠處,李皓臉色發黑!

    那虛幻李皓一出,仿佛真的無雙,直接揮手驅散混沌,將那巨獸瞬間鎮壓,大道直接崩斷,宛如道主浮現,斷其大道,轟隆一聲,帝尊隕落!

    四周,其他帝尊,張大嘴巴,目瞪口呆!

    這也行?

    。空寂都呆滯了一下,看向李皓本尊,你……借力了?

    李皓微微皺眉,沒吭聲。

    扯淡!

    我怎么借力?

    這道,真他么邪門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,還以為我真的降臨了,胡青峰這個家伙,到底修了什么破玩意?

    別說,還真有點……威力。

    他道如李皓,宛如李皓降臨,哪怕不具備真正的李皓之能,可在胡青峰眼中,李皓真的無敵,只手破世界,混沌任逍遙。

    一拳出,帝尊隕落,多正常。

    吟唱聲再起:“還請侯爺回歸!”

    虛影李皓,迅速消失,宛如一切沒有發生,面前,卻是多了一尊死去的混沌帝尊,至死都在憤怒,那人群中的領袖,居然暗殺老子!

    艸!

    是的,它都以為是李皓出手了,那位強大的帝尊,最少也是五六階,居然不要臉的暗殺它一位一階帝尊,他么的,真不要臉啊!

    這怨念,李皓本人都感知到了,愈加無言!

    艸!

    真冤枉。

    真不是我。

    我要殺你,還用這樣?

    這以后,胡青峰走出去了,到哪都召喚一個李皓……不知道的,還以為我是他爹呢,真無語啊。

    這邊胡青峰展露了一下自身大道的特殊,那邊,往日顯得恬靜的林紅玉,今日卻是瘋狂無比,手中彎刀,生死浮現,一念生死!

    一刀出,殺死一位帝尊,那帝尊卻是瞬間復活,宛如被她俘虜,下一刻,死去的帝尊,好像成了死靈一般,居然追隨著林紅玉,一起去殺人!

    這一刻的林紅玉,身上長袍,被鮮血染紅,宛如真正的死靈之主,身后,越來越多的死去的帝尊,迅速復活,加入了她的隊伍,在她彎刀揮舞之下,一尊尊帝尊被她屠戮!

    林紅玉無聲無息,一言不發,眼中只有殺意,只有死氣,將一尊四階帝尊,包圍住,身后,那死去的帝尊們,紛紛自爆,炸裂聲響徹天地,死亡氣息籠罩四方。

    那四階帝尊,都在被腐蝕,瘋狂慘叫,下一刻,居然被三階帝尊林紅玉,直接斬下了頭顱!

    片刻后,這四階帝尊,忽然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,宛如衛士一般,拱衛林紅玉,追隨著她,繼續開啟了殺戮模式。

    那邊,化為月亮,籠罩各界的女王,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殺意,月亮之上,高高在上的女王,顯露虛影,看向林紅玉,此刻的女王,圣潔無比,高貴無比!

    而林紅玉,死氣滔天,宛如地獄之王。

    。一人圣潔,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一人渾身死氣,宛如從地獄中爬出,對視一眼,雙方各自轉移視線,女王卻是暗暗心驚,下一刻,不管不顧,忽然,神國隱約浮現,天地之間,一方國度呈現。

    無數人族,正在虔誠禱告。

    女王一聲低喝,月亮開始膨脹,無數混沌之力和信仰之力交錯,一個瞬間……女王居然瞬間跨入了二階!

    而林紅玉,低吼一聲,四周,無數死氣,席卷而來,涌入體內。

    生機都被壓制了許多!

    可她好像沒在意,任由死氣,環繞自身,這一刻,身后,又多了無數虛影,神出鬼沒,宛如護衛一般,拱衛他們的王者!

    空寂呆滯,李皓呆滯!

    他么的,這群人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女王宛如真正的天神,信仰飆升,瞬間跨入二階,林紅玉卻是宛如真正的死亡之主,殺了帝尊,帝尊尸體居然可以復活,化為她的守衛,這一點……上一次李皓其實知道一些,但是上一次,林紅玉也只是說,被她殺死的人,可以短暫復活自爆而已。

    現在……怎么直接成護衛了?

    這些死去的帝尊……還是帝尊嗎?

    古怪!

    而空寂,實在忍不住了,傳音道:“皓月兄……不太妙啊!這兩位女帝尊……一人成神,一人成……成魔?還是成了死亡帝?這……天生的死對頭啊!”

    一方圣潔,一方墮落。

    雖然并非嚴格意義上的兩極,可勉強也能算了,宛如光明和黑暗,這平時遇到了,不得打起來?

    一個三階,而且還在汲取死亡氣息,看樣子想趁機跨入四階。

    一個二階,卻是融入了混沌,直接汲取混沌大道,凝聚信仰,進步也必然飛快,這么下去,哪天都成了頂級強者,我這皓月兄,撐得住嗎?

    還能壓制嗎?

    女人,是真可怕啊!

    死亡之道,還能這么玩嗎?

    他空寂,也修生死,李皓也修生死,可大家的生死真不一樣,若是一樣,被他們殺死的強者,能成死亡護衛,那當時被他們殺死的岐水帝尊,都該成七階護衛了,多可怕!

    這些人,平時看起來,都沒什么特殊的。

    可今日……一個比一個稀奇古怪!

    本來,此地匯聚了大概四五十位帝尊界主,其中中階也有一些,可此刻,卻是被差不多同等數量的帝尊,瘋狂屠戮!

    按理說,這些混沌獸,單體更強才對。

    李皓和空寂,也只是鎮壓四方,不讓氣機外泄罷了。

    并未插手!

    可是……此刻,嚴重超出了李皓和空寂的預期,沒讓他倆插手,這些瘋子,居然真的快要將這些混沌獸屠戮一空了!

    這讓兩位強者,一時間,居然覺得自己有些無用。

    真……讓人無言!

    而就在這一刻,李皓忽然側頭看去,看向一個方向,那個方向,之前他也在關注,剛剛因為被兩個女人吸引了,倒是放下了一會。

    此刻,他微微揚眉,忽然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不遠處。

    袁碩化身巨熊,領域浮現,五行之域,此刻仿佛一方道域一般,不斷地旋轉變幻,將一尊帝尊,籠罩其中,任由那帝尊瘋狂轟擊,也只是讓領域顫動,居然未能打破這領域。

    袁碩此刻,也是瘋狂顫動,忽然,一聲厲吼,“金木水火土,五行五道,天地固五行,五行化天地!我道,成域!”

    忽然,天地之間,混沌之中,五行之力,瘋狂涌現!

    五行成域!

    化領域為道域,一個剎那,五行融合,五行領域瞬間化為五行道域,五條粗大無比的大道,瞬間浮現,一個剎那,五條大道,直接融合,宛如彩虹!

    彩虹籠罩那一階帝尊,這一刻的袁碩,仿佛化身猛獸,咆哮一聲,虎嘯、熊吼、鹿鳴、鳥叫、猿啼!

    五禽合一!

    一尊怪獸,浮現在天地之間,有翅膀,有尾巴,有虎爪,有壯碩無比的身軀,也有瞬間騰躍的輕盈……

    一個剎那,鉆入五行道域之中,道域之道,瞬間壓制那帝尊,混沌獸帝尊的混沌之道,瞬間被壓制,五行之力,直接被抽離!

    哪怕混沌之道,五行也是大多數帝尊的基礎,此刻,直接被抽走,這帝尊瞬間氣息萎靡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聲巨響之下,虎爪直接將對方頭顱擊穿,那怪物,側頭看向李皓,齜牙咧嘴,宛如天地之間最兇殘的混沌巨獸,眼神泛紅,口中卻是傳出大笑聲:“吾乃五禽之魔!天生我為魔!”

    額頭之處,瞬間浮現出一只眼!

    在李皓有些震動的眼神下,那只眼,忽然睜開,五行之道,眨眼間浮現,化為道域,一瞬間,五勢之神,瘋狂涌動,鎮壓四方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位帝尊,直接被鎮壓而下,眼中爆發出璀璨雷霆,居然……隱約有混沌雷霆的架勢,轟隆一聲,道域鎮壓,雷劫爆發,砰地一聲巨響,還沒徹底證道的袁碩,就在這剎那,竟然靠著五禽道域,將一尊帝尊,活活鎮壓到爆炸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爆響聲響起,空寂再次吸氣,看向李皓,艸!

    半帝有道域,這又是什么鬼?

    真成了?

    這也行嗎?

    道域啊,我也有,可我好歹也是四階之后,才有一些感悟,到了五階才開始完善,到了六階才開始強大……你一個半帝,也能制造出道域?

    活見鬼了!

    李皓揚了揚下巴,傳音:“我老師!”

    那語氣……忽然有些驕傲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老師,五禽老祖!

    天下第一武師,第一個融五種武道之勢的武師,第一個感悟領域的武師,第一個進入大道宇宙的武師,第一個……被徒弟壓制的差點沒法抬頭,只能鉆洞的武道宗師。

    今日,他道域,好像成了!

    雖未證帝,可此刻,半帝之力,居然鎮壓了兩位一階帝尊,簡直恐怖。

    更遠處,有人好像不甘落后,不甘只讓銀月武師表演,一瞬間,一本書,浮現天地之間,萬道呈現,虛影合一,教化萬道……

    一本書,席卷四方,一尊尊混沌巨獸,落入其中,瞬間被困,書中浮現一條長河,長河滔滔,宛如死亡之河,一瞬間,席卷諸獸,混沌諸獸凄厲慘叫,眨眼間,紛紛化為白骨!

    張安吐氣,看向各地,暗罵一聲,他么的,感覺比新武競爭壓力還大!

    不展露一下自己的能耐……都要被壓死了!

    諸帝各顯神通!

    有人勇猛,有人瘋狂,有人大道特殊,有人勢強,有人……只能嘆息。

    天極看著各處帝尊紛紛爆發,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真是讓人頭疼!

    新武的帝尊,都不簡單,他在那混的不咋樣,在這,四階帝尊,不簡單了,可現在……自己只是稍微放松一下,結果,一個個都開始瘋狂冒頭了。

    好像生怕大家發現不了,自己的廢物。

    瑪德!

    側頭看向槐王,這家伙應該也在打醬油吧?

    一看,差點氣死。

    遠處,槐王一聲輕笑,低聲囈語一般,欲望之道,居然浮現了出來,面前一尊巨獸,仿佛失了魂一般,主動送上門,被槐王輕松斬下頭顱,槐王側頭看向天極,微微一笑,好像在說……別看我,我也在干活。

    天極暗罵!

    一個個的,都瘋了!

    暴吼一聲,一拳打出,天崩地裂,你天極爺爺,也不是好惹的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拳出,一瞬間,仿佛無數個天極浮現,眨眼間,一頭巨獸被他轟的四分五裂,直接隕落,不遠處,一人嘀咕:“四階打死了三階,我還以為打死了五階呢!”

    天極大怒,誰敢揭穿事實?

    扭頭一看,好吧,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二貓那個蠢貓怎么出來了?

    懶得理會,就當沒聽見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可以惹,二貓不能惹,蒼帝惹不起,李皓也惹不起,血帝尊老王也惹不起……算了算了!

    在這些帝尊紛紛爆發之下,數十位混沌帝尊,這一刻,居然毫無還手之力,也許是因為李皓他們壓陣,也許是因為多年安逸,也許是因為銀月武師們這一次,是發泄之戰,是瘋狂之戰……在這種情況下,沒多久,天地安靜了!

    混沌界主們,紛紛被屠殺了!

    李皓看向四方,這一刻,也只有唏噓了。

    數量不少,大概一比一啊!

    哪有一比一之下……直接被屠殺的,連一點像樣的反擊都沒有,這……我是不是有些高估龍主了?

    當然,這些混沌獸,都只是一些外圍的小角色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龍域太安定了,好像讓這些家伙,也失去了本來該有的野性,還真未必是好事!

    大勝!

    或者說,一場絕對的壓制性勝利。

    李皓露出了笑容!

    我銀月武師,好像……都還在,不是人還在,而是他們的心,好像還都在,并未墜入深淵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伊人影院中文字幕高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