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九殿下,王妃又颯又狠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
第798章 誰是盜劍賊

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親愛的書友,您現在訪問的是轉碼頁面,請訪問源地址 www.wakadan.com/wapbook-109833-7445675/
點擊
    斬魂劍乃古劍,因為沾染了太多鮮血,所以帶有邪氣。

    然而,這把劍被上官嶸的祖父降服之后,就已經干凈了。如今怎么又這么戾氣滿滿?

    又怎么會落在臺上那女主手中呢?

    那女子跟青衣公子是一伙的?

    這青衣公子,還真不是單純為挑戰盟主而來的?

    這青衣公子,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三大隱者面面相覷,又朝青衣公子看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們正想問話,大長老卻突然離席,走到臺上,沖臺下的秦晚煙大聲質問,“好呀,原來是你偷了斬魂寶劍!你跟他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著青衣公子,怒聲:“你們是一伙了!你們到底想耍什么詭計?”

    另一長老也出聲,“斬魂寶劍丟失已久,沒想到會被你們偽裝成新劍?你們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眾人更加意外了。

    原來斬魂寶劍是被偷的!

    一時間,眾人都朝秦晚煙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三位隱者,相互交換了眼神,神色都復雜,都暫時沉默了。

    大長老道:“諸位,盟主于兩個月前,丟失斬魂寶劍,至今一直在調查,萬萬沒想到,這把寶劍會被偽裝成新劍,拿來挑戰盟主!這二人,必是別有用心!” 秦晚煙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在斬魂寶劍露出來的那一刻,她就盯著上官嶸了,至今都沒有移眼。

    斬魂寶劍,她還是熟悉的,畢竟,上官嶸有一次要將斬魂劍送給她,被她回絕了。

    她真沒想到自己和蕭無歡琢磨了那么久的寶劍,會是斬魂劍!

    更加沒有想到,自己會被上官堡的人,指認為偷劍賊。

    這簡直是個笑話,她差點就笑了。

    能將斬魂劍偽裝成天衣無縫的,除了上官嶸自己,還能是誰?

    她一時間都看不清楚,大長老是被上官嶸誤導了,還是早被上官嶸收買為幫兇了。

    但是,她第一時間就篤定,上官嶸就是那個厲鬼男子!

    沒有懸念了!

    也沒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縱使已經懷疑了很久,她心底終究還是保有最后一絲希望。可是,她終究是失望了。

    失望得心頭發堵,都有點疼了。

    她不自覺回憶起當初的相識的一幕幕;回憶起她在上官堡的小住的一段段日子;回憶起自己第一次喊他嶸哥,在心底暗暗將他當做大哥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上官嶸,溫和得體,談笑風生,心寬量大,敬老愛幼,與人為善……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是偽裝出來的?還是,他變了?

    這樣的偽善的人,豈配得上“武德雙馨”這四個字?

    豈配得上她那一聲發自內心的“嶸哥”?

    又豈能跟她前生那位情義相挺,舍命護她的大哥相提并論?

    可笑!

    可惡!!

    上官靖和韓慕白,都在他手上吧!

    還有云栩這件事,必是他將秘密泄露給東慶女皇,配合中州鐵騎營演了一出進退兩難的悲情好戲!

    他到底是怎么做到這般虛假,這般偽善的?

    幸好穆無殤應對得了。

    否則,他是打算放中州鐵騎南下,踐踏無辜百姓?還是打算拿云栩的命來成就自己的“大義無私”?

    云栩,欠他什么?

    還有燦燦和顧惜兒?到底是逃走了,還是也落在他手里了?

    他一點兒都不配當他們的大哥!

    秦晚煙失望地徹底,心中浮出憤怒。

    終于,她大步走上了挑戰臺,大聲道:“本小姐沒有偷他的劍,這把劍是怎么丟的!上官盟主最清楚!”

    上官嶸根本不知道,此時此刻質問自己的,正自己不折手段都想得到的女子。

    他此時還惶恐不安著,他認定了青衣公子是蕭無歡,認定了秦晚煙此時遠在東慶。他依舊把戴著斗笠面紗的秦晚煙,當做蕭無歡的手下。

    他暗暗慶幸著,自己向來行事周到,在朝暮宮丟失了斬魂劍后,就告知了長老會,斬魂劍丟失了,令人尋找。

    他更加慶幸,自己因禍得福。斬魂劍露出來不是好事,可恰恰也因為斬魂劍露出來了,這場比試就不算數了。

    盜劍的賊,武功再厲害,都沒有資格挑戰武林盟主。

    再者,蕭無歡出身朝暮宮,朝暮宮并非武林正道,向來被武林視為邪門歪道。蕭無歡借天武宗的名號來挑戰他,一樣是沒有資格的。

    他非但可以不出手,還可以反咬一口!

    蕭無歡,本就不是什么好東西。不過是因為是司氏之后,才得到煙兒的看重。那樣的花花公子,煙兒必定也只是利用,不會真心信任的。

    把蕭無歡推出來當替死鬼,正好!

    有了對策的上官嶸冷靜了下來。他很快起身,他并不像大長老那般義憤填膺,保持著一貫的穩重。

    他也不理會秦晚煙,只對青衣公子道:“天武宗并沒有你這號人,你到底出身何門何派?為何偷走本盟主的寶劍,又上門來挑釁?既以露陷,不妨開門見山,說明來意!”

    青衣公子不答,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他看著秦晚煙,道:“姑娘,這劍明明是在下方才跟你借的,怎么就成偷的了?”

    他一邊說,一邊走向秦晚煙,“呵呵,在下真真冤枉,姑娘看……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秦晚煙之前不插手此事,是怕自己帶著情緒,無法理智決策,會拖后腿,所以她躲開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,她并不想回避了!

    秦晚煙又一次朝上官嶸看去,不假思索,“劍是我兩個月前,從上官堡主的臥房里盜走的!”

    大家差點沒明白過來,就連青衣公子是沒想到秦晚煙會突然就承認了。

    上官嶸不由得緊張,他確實是在臥房丟了斬魂寶劍的。只是,這臥房是朝暮宮里的臥房。

    他越發肯定,青衣公子是蕭無歡了!

    他正要開口,秦晚煙卻搶先,“方才所有人都看到,這位公子是臨時起意,跟本小姐借劍的!他跟這件事,沒關系!在場這么多眼睛看著,無憑無據的,上官盟主可別冤枉好人。”

    她一邊說,一邊走上高臺的席位上入座,雙臂環抱,翹起二郎腿,淡定霸氣。

    “你們放心,本小姐就坐在這里不走了。待青衣公子與上官盟主的比試結束了,本小姐與上官堡的賬,再慢慢算!”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青衣公子看著秦晚煙那氣場十足的樣子,邃冷的黑眸劃過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而上官嶸……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伊人影院中文字幕高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