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九殿下,王妃又颯又狠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
第799章 他想殺了她

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親愛的書友,您現在訪問的是轉碼頁面,請訪問源地址 www.wakadan.com/wapbook-109833-7445683/
點擊
    三位隱者都輸了,上官嶸怎么可能會贏了?

    除非,他動用那股力量!可一旦動用那股力量,不用無影劍術,他的秘密就藏不住了!

    無論如何,他都不會與青衣公子比試!

    他一時間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了,沖秦晚煙怒斥,“你跟他分明是一伙的!你還敢狡辯!”

    他出聲,眾人就都安靜了。

    眾人都很少看到上官嶸這么咬牙切齒過。秦晚煙則是第一次被他如此訓斥,只覺得無比諷刺。

    秦晚煙道:“你說是就是?證據呢?”

    上官嶸道:“本盟主要借他劍,他都不用,偏偏看向你的劍!你必定早就知曉那是斬魂寶劍!”

    秦晚煙輕哼:“他不是早說了,你的劍配不上他!哼,若換作本小姐,就算無劍可用,也絕對不用手下敗將的劍!”

    手下敗將這四個字,一下子就刺中了上官嶸的痛處。

    上官嶸更加不淡定了,“姑娘,說話放尊重點!”

    秦晚煙更加不客氣,“不用手下敗將的劍,有錯嗎?”

    她朝臺下眾人看去,大聲問道:“請問在場諸位,何人愿意借用手下敗將的武器?”

    習武人有習武人的脾氣,自是沒有人愿意的。

    全場,無人回答。

    上官嶸道:“都還未較量,你如何篤定,本盟主就贏不了他?你這謬論!強詞奪理!狡辯!”

    秦晚煙道:“他有足夠的自信,勝過隱者,自是不會將你放眼中!這道理,難不成上官盟主,想不明白?哼,到底誰強詞奪理污蔑人了!”

    上官嶸這才意識到自己被繞進去了。

    他氣得差點原形畢露,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秦晚煙也就這幾年話才多一些,以前住在上官堡的時候,更加惜字如金。她一天若能跟上官嶸聊上幾句,上官嶸哪怕是被懟了,他都甘之若飴。

    此時,上官嶸完全不知道,這個一句句追著他懟的女子是秦晚煙。他氣得都想殺了她了。

    秦晚煙更沒想到,自己會有這么懟上官嶸的一天。

    她毅然繼續,“上官盟主不必不服氣,更不必跟本小姐爭辯,到挑戰臺去!你是不是這位公子的手下敗將,一比就知道!”

    上官嶸藏在袖中的手,緊緊地握著,良久都沒回答。

    青衣公子看著秦晚煙,也不著急出聲,那雙狹長好看的黑眸,似饒有興致,又似滿意至極。

    別說臺下眾人了,就是上官堡自家人,也挑不出秦晚煙話里的毛病來。

    她說的確實有道理。

    如果一定要挑出毛病,那就是,上官盟主其實不用下挑戰臺了。他確實打不過青衣公子。

    秦晚煙分明是故意激將的!

    她在生死牢里親自領教過上官嶸掌握的那股神秘力量。上官嶸若想贏,就只能使出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她不給上官嶸太多時間,繼續道:“上官盟主不說話是什么意思?難不成是要認輸了?”

    她緊接著又道:“大長老,本次挑戰賽由你主持,這位公子連贏三場,有挑戰上官盟主的資格了吧?”

    大長老十分緊張,下意識朝上官嶸看了去。而寂靜中,大家的注意力也終于重新回到了青衣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這件事,比那斬魂寶劍還重要呀!

    比試結果,已經沒有懸念了。

    青衣公子是有史以來,唯一一個贏過上官堡隱者的人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大家都想知道,這個武功強悍如斯的年輕人,這個即將接替上官嶸,成為新一任武林盟主的男人,到底是什么誰?

    有人等不及了,大喊道:“上官盟主,比試還會繼續嗎?”

    那么大的武林,難免有不滿上官堡的。也難免有只認武功,不認人品德行的。

    這些人可喜歡青衣公子這種有資本囂張狂傲的人了。

    這些人都紛紛附和起來。

    “想必,沒有證據,上官盟主是不會隨便牽連對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上官堡向來公正!哪怕是面對對手,也不會空口無憑,胡亂污蔑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又不是輸不起!”

    “上官盟主曾經說過,盟主一位不過是個虛名,只要有人能當得比他好,他隨時都能讓出!”

    “剛剛誰說來者,這位公子輸給隱者不丟人?呵呵,如今看來,上官盟主輸給這位公子,更是不丟人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倒是不少人不認可青衣公子的傲慢和無禮,仍舊維護上官嶸。只是,青衣公子已經贏了隱者,他們也不敢出聲了。

    大長老等人都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,一個個也都不敢擅作主張,擅自開腔了。畢竟,決定權在上官嶸手上。

    上官嶸的臉都繃起來了,面色鐵青。

    就在他要站起來拔劍時候,一個心腹匆匆趕了過來。見狀,上官嶸停住了。心腹上前,遞了一張信函。

    上官嶸看了信函,眼底閃過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在青衣公子報出自己出身天武宗的時候,他就令人飛鴿傳出去天武宗查問了,天武宗宗主親自回復了!

    這回復,來得真是及時!

    就算無法證明青衣公子盜了斬魂寶劍,只要證明他冒用名號,就足夠揭開他那張面具了。

    蕭無歡,本盟主不會輸給你的!

    上官嶸將信函交給了大長老,一言不發,保持緘默。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他方才緘默至今,并非退怯,而是胸有成竹,鎮定不慌。

    大長老打開信函一眼,頓時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他道:“諸位,盟主早已懷疑此人,并非天武宗之人。故而早早令人飛鴿傳書,詢問天武宗宗主!這便是天武宗現任宗主姜澎,姜宗主的回函。天武宗并沒有派人任何弟子,挑戰盟主!”

    大長老都有些激動了,“此人,假冒天武宗弟子,至今不以真面目示人!怕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!”

    眾人都驚嘆于默默無聞的天武宗出了難得一遇的天才,沒想到會是這樣。方才那些挑事的人,也都閉嘴了。

    秦晚煙也不說話,盯著青衣男子的側影看。

    她比在場任何人都想知道,這個家伙出自何門何派?師從何人?

    大長老怒目看向青衣公子,“非我武林人士,非正義之派,絕沒有資格挑戰武林盟主!更沒有資格成為盟主!哪怕武藝再高,也一樣!你到底是哪來的旁門左道,武藝這般高強,可是練了禁術?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滿眼輕蔑。

    大長老厲聲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把面具摘下來!”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伊人影院中文字幕高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